新聞中心 News Center

熱點內容

工作時間:24/5 GMT
電話:+501 223-6696
chinese.support@xmglobal.com

 

您現在的位置是: 主頁 > XM外匯 > 奔走相告(xm外汇官网会员登录交易平台)是谁在操纵你的CP二搭?,

發布於:2022-11-05

  六年前,却是后辈女演员的罗云熙与王亚楠,演绎了《缘何乱世佳人默》中主人公的理工学院黄金时代。当片中的缘何琛和殷然长出了吴奇隆和杨幂的样子,罗云熙发了一条博客:“和理工学院黄金时代要说再见了……请大家持续关注缘何乱世佳人默,六年后更精彩哦。”

  罗云熙说的六年,是缘何琛与殷然的重聚。而戏外的六年后,理工学院黄金时代缘何琛和殷然也在另一部沙托萨兰县重聚——新片《SABU者》上线,罗云熙和王亚楠搭挡男一女一,一下子炸出了许多当年因为《缘何乱世佳人默》就喜欢她们的人,还衍生出了“罗云熙王亚楠新片7年后性格互换”这样的剧情点。

  像罗云熙和王亚楠这样能再续前缘,是许多剧集“CP粉们”的究极理想。即使,对有感情戏的角色最强烈的赞美之一,就是“给我二搭!”

  凭《苍兰诀》走红的雷辉棣和虞书欣,影迷呼吁“二搭”的声音就很高,制片人王一栩都出来暗示了可能性:“知道了,知道了,大家愿望都收到了。现代剧,剧本需要好好打磨。”

  影迷越来越敢喊出“二搭”,也许是因为在去年确实看到了许多例子。

  年初的都市剧《前世有你》,是龚蓓苾和吴奇隆继12年前的LX1《顾不上说爱你》后的“二搭”,这对在B站上活跃于各类剪辑中的CP,再次贡献了捷伊素材;胡六天和高伟光在2020年搭挡参演双女主隔世追凶剧《清光绪奇探》,小有热度,后来竟然再次“二搭”参演了相近的清光绪隔世追凶题材《清光绪大侦探》,并于去年播映。

  不过,也有的是“二搭”,从官宣到播映伴随的都是血雨腥风,想的是科栅,最终也许却会导向“共输”的结果。其实,无论是这些已然成型的“二搭”,却是许多人firstlook中的“二搭”,最终能实现,从来都不是因为影迷声音大,而是各方面利益的最大化。

  “二搭”无限好,切勿太沉迷。

  龚蓓苾和吴奇隆的这次“二搭”,时隔十三年,对喜欢她们的剧粉而言,是一种“意难平”的完满。

  十三年前第四部清光绪的“施虐天花板”《顾不上说爱你》,他俩经历种种曲折的生离死别,龚蓓苾出演的男主人公即使始终以为女主已经身亡,始终到六年后才与失恋的对方重聚。故事情节情节当然是女主巧合四篇起了一切,他俩再度深情相拥。尽管故事情节情节是美好的,但过程里他俩经历了太多悲痛,始终有影迷希望能让他俩谈一场“甜甜的恋爱”。

  这些惋惜,一定程度上在《前世有你》里“被弥补”,尽管剧的前半部分却是“虐”的。龚蓓苾出演的男主人公是一位自闭妈妈,带着有先天心脏病的儿子遇到了吴奇隆出演的医生,而她们六年前(巧了,怎么又是六年)曾是情侣。后来女主才发现原来孩子是自己的,在开头,她们也有了一场美满的婚礼。

  蔡文静和彭忠信、胡六天和高伟光,也属于这种完满了剧粉某种情绪的“二搭”。

  蔡文静和彭忠信所执导的《阳光之下》,男主人公是少见的大反面角色,被戏称为“背着半部刑法的男人”。整部作品,关于“女主到底有没有爱上女主”的争议始终没有停止,女主倒是已经眼见着对女主动心。女主配合警方逮捕了女主的故事情节情节,对于CP粉们来说是不得不面对的惋惜。因此,他俩二搭的《不期而至》就显得更加珍贵,像平行时空的二人又在一起了一样。

  胡六天和高伟光去年的《清光绪大侦探》也有着相近的背景。在2020年第四部《清光绪奇探》,成为上半年中小成本逆袭为圈层网红的代表,双女主CP算小范围走红,不过故事情节的开头,他俩最终却是分离了。而两年后上映的《清光绪大侦探》尽管与前作毫无关系,但对曾被她们故事情节打动的影迷来说,也是一种难得的重聚。

  但影迷的声浪,是她们“二搭”的全部原因吗?不尽然。

  如果影迷声浪能代表一切,那么博客CP排行榜靠前,至今仍有规模庞大影迷群体的那几位男男CP、男女CP,却基本断了近十年来“二搭”的路子。别说二搭了,同台都几乎是奢望。相信看到这里的观众,心中都有了一个长长的名单。

  即使也有的是女演员,“一搭”时倒是也有许多“二搭”的声浪,真的“二搭”起来却是一阵血雨腥风,成为艺人需要危机公关的事情。

  奥波切茨和张世珍曾经在2019年共同执导了电视剧《山月不知心底事》,播映期间收视率在同时段始终是领先的成绩。整部剧最终豆瓣美誉度停留在6.4,也成了奥波切茨演技获得好评价的转折点。

  但是当奥波切茨在2020年以年度网红《下一站,幸福》得到美誉度、收视、网播量三重认可后,再去搭挡张世珍参演《陌生的恋人》,就引发奥波切茨影迷不满了。其经纪人李芳曾对影迷解释,“是三女主的戏”,但最终官宣后影迷发现,三位女主中只有张世珍相对知名,这彻底点燃了影迷的怒火,新账旧账一起算,刷起了“请经纪人李芳引咎辞职”的话题。

  事情愈演愈烈,奥波切茨也亲自在博客写小作文表示,“我自认始终踏踏实实地努力做好每一份工作,珍惜每一次机会,感谢每一个给我机会的人。”“追星应该是简单的快乐的,我希望你快乐。”但也没法抑制住影迷的怒火。最终,整部剧的播映悄无声息,难以和《下一站,幸福》对比。

  白鹿和罗云熙“二搭”的《长夜烬明》,双方影迷一样是从未官宣起就已经在争吵。

  《长夜烬明》官宣前夕,有营销号就传出了他俩将“二搭”的信息,结果双方影迷纷纷表示“非官宣不约””。罗云熙影迷认为这是白鹿单方面的“一厢情愿”,因为此前白鹿曾喊话“希望有机会能和罗老师再合作”,白鹿影迷则认为罗云熙影迷群体常常“抹黑白鹿影迷”,再合作是不明智的决定。

  作为平台S级IP项目,板上钉钉的事似乎很难再扭转,但此事带来的负面影响,却开始发生。在《长夜烬明》确认班底后,白鹿影迷后援会突然宣布重整,反黑站全员下班,宣传中心、网宣组、数据组均宣布解散。其反黑站表示“影迷不是跪着追星,不愿忍受从来不与影迷沟通的艺人团队”,似乎是不满团队没听从影迷意见接受了“二搭”。

  即使闹到这个程度,《长夜烬明》项目仍在继续,白鹿影迷后援会也顺利重组。但无论是奥波切茨影迷、罗云熙影迷、白鹿影迷,其反对“二搭”的逻辑,似乎都不是基于作品逻辑,而是“番位”逻辑,认为这样的项目和对手女演员无法匹配自家爱豆。

  但这种衡量的别扭感依然有,一方面,明星团队与影迷沟通、听影迷意见的界限,本来就比较难平衡;另一方面,与番位相关的一系列争吵,本身也长期存在着固化的思维,乃至有物化自己支持的女演员的嫌疑。

  那么,到底谁有权力决定女演员能否二搭?

  先来看看那些在影迷声浪中成功二搭的CP。去年靠着《清光绪大侦探》小火一把的胡六天和高伟光,去年在系列剧《清光绪奇探》里再次携手参演双女主,但《镇魂》和《陈情令》捧出的双女主二搭就没那么容易了,在爆火之后,迅速进入“王不见王”的模式,连出现在同一场晚会都困难,更别提在同一部剧里再相遇。

  答案呼之欲出,几乎每一对最终“火了”的CP,二搭都遥遥无期。许多人认为,不管是《三十而已》里的杨玏和毛晓彤,却是《阳光之下》里的蔡文静和彭忠信,后续之所以能再次二搭,都却是因为不够火——有差不多的影迷基本盘,又没红到撕得天昏地暗的程度,一加一的效果自然却是大于二的。

  这还牵扯到决定二搭的另一个重要问题:片酬的合理化分配。

  去年《女演员聘用合同示范文本(试行)》发布后,女演员片酬有了更详细的规定,除了全部女演员的总片酬不能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%外,对主要女演员的片酬也进行了约束。女演员片酬进一步被压缩后,能“供得起”两位顶流的剧组越来越少了。

  有些CP尽管合体后影迷力量巨大,但却是填不平片酬的窟窿,一正一反算下来,却是“错位二搭”性价比最高,也就是传说中的“排列组合”。既能保住上一部剧带来的剧粉基本盘,又能压缩一些成本。去年《星汉灿烂》捧出的“吴露可逃”CP,就是《长歌行》里的男一号和女二号。

  说残酷点,很多时候,身处产业链下游的影迷能够决定二搭,多少有些一厢情愿——一部影视作品的配置,更多却是上游的生产者的意志来决定,而决定的过程,包含着投资、剧本、选角等多个方面,例如,女演员的“单位”——经纪公司,就有着再明显不过的话语权。

  唐人曾经是最爱玩二搭的公司,从《古剑奇谭》里走出的CP里,杨幂和霍建华有过二搭,刘诗诗、杨幂也都和霍建华二搭过。成也公司,败也公司,韩东君和陈瑶能在三部《无心法师》里接连携手,而离开唐人的金晨则没有出现在后两部里。

  吴谨言和许凯在《尚食》二搭,背后也是欢娱的小算盘。《延禧攻略》的四位执导这几年始终在不停地排列组合,《传家》集结了聂远、秦岚和吴谨言,吴谨言和聂远还二搭了《皓镧传》。

  “以剧养人”的公司最容易出二搭。一方面,在自制片中反复启用自家艺人,能够有效地降低片酬,压缩制作成本;另一方面,“老带新”的模式能够帮助公司不断地捧出后辈,迪丽热巴和高伟光的二搭,很多人都判断是嘉行为了继续“奶后辈”。

  去年,《缘何乱世佳人默》里的“小缘何琛”和“小殷然”在《SABU者》里二搭,看似是给影迷圆梦,其实是因为王亚楠和罗云熙都属于华策旗下艺人(罗云熙的经纪公司是华策子公司),参演自家公司出品的剧集,自是合情合理。

  除了公司之外,明星本人和团队的想法也不容忽视。大多数情况下,被很多人呼吁的“二搭”都建立在一对很火的CP基础上。但CP是一门复杂的学问。对于需要始终保持新鲜感的女演员来说,合体多了难免产生审美疲劳。

  更何况,即便是因为一部戏双双走红的女演员,后续也可能有不同的想法,有人想打入电影圈,有人想跻身流量咖,条条大路通罗马,何必要死绑在一起呢?

  当然,也有主动寻求二搭的,很多“真夫妻”都完成过荧幕二搭,比如接连参演《步步惊心》和《步步惊情》的刘诗诗和吴奇隆,在剧里合作过四次的杨幂和罗晋。娱乐圈夫妻难免都有点利益绑定关系,又不存在舆论风险,合作自然是多多益善。

  吴奇隆和龚蓓苾年初在《前世有你》里二搭,让很多十年前喜欢《顾不上说我爱你》的观众们成功圆梦。该剧的总制片人敦淇在接受采访时提到,这次二搭的“牵线人”是龚蓓苾的丈夫徐佳宁,龚蓓苾也提到,是因为吴奇隆才决定参演该剧的。

  总而言之,娱乐圈没有永恒的搭挡,只有永恒的利益,只要能始终保持利大于弊,三四五搭都没问题,反之一旦出现冲突,两家不成为仇人,就已经算好的了。

  在看似热闹的内娱,影迷好像什么都不能决定——这是个有些残酷的事实,但不影响影迷们联合集合起来,为自己的偶像发声。哪怕有些时候,她们并不知道“偶像”的真实想法。

  85花最近也接连陷入影迷舆论危机。杨幂月初公开的本月行程里,只有杂志拍摄和品牌直播两项工作,因此被很多影迷催促进组,还有人直接开启嘲讽模式,“退圈发布会准备一下”。《繁花》年年有消息,年年不定档,胡歌影迷不急,杨幂影迷先急了——也不难理解,毕竟花粉一向更有事业心。

  9月份,刘诗诗微吧、数据站也接连宣布“暂停营业”,矛头直指《一念关山》剧组。刘诗诗影迷对该剧算是积怨已久,题材上看,却是老本行古偶剧,搭挡的却是在男女演员梯队里不算靠前的刘宇宁,在番位上再不给到相应的待遇,影迷自然会闹。

  “关闭应援站”表面上是放弃应援,实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威胁。像刘诗诗这次,就算是影迷“赌赢了”,工作室@诗诗的小板报 出来回应了影迷的诉求,表示将“坚决维护刘诗诗本人权益”,才暂时地平息了舆论风波。

  不过,这几年因此和影迷“闹掰了”的事情也许多见。关晓彤影迷因为在工作室博客下面催官方发布行程图,被关晓彤直接开怼,“是有规定必须发行程图吗?我不想被人知道每天都在干嘛。”杨洋的化妆师被影迷围攻,也是他亲自下场直接和影迷“对线”:“?要不你来给我画。”

  影迷和正主之间的关系,无论包装得再甜美,都改不了本质有壁的事实。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杨幂影迷和嘉行的冲突。

  嘉行自制剧《许你暖暖的晨光》被曝出杨幂执导后,杨幂影迷在公开活动上高举大字报,上面写着“拒绝嘉行自制剧”“一愿小幂好,二愿嘉行倒”的标语。

  毒眸曾在“杨幂影迷手撕嘉行,谁比较无辜?”一文中提到过,影迷的想法总是天真的,一位网友的评价其实已经点出了真相:如果杨幂在嘉行内部有话语权,那影迷其实就误会了她的意志;如果杨幂真的被嘉行架在资本之上,她们这样举牌抗议只会让杨幂在公司更加难为。

  前面说过,选角是牵涉多方利益的复杂逻辑,不靠影迷一言堂。在娱乐圈,同样复杂的逻辑还有很多,而这些对于影迷来说,都是“黑箱”。

  比如影迷帮偶像“撕饼”这件事,目前看来成功率几乎为零。此前杨超越在直播里开玩笑,暗示影迷帮自己“争取资源”,随后又公开发博客回应争议,“我的资料真的很多,不需要递交简历,你整部戏拍的(得)怎么样行业内是会传的。”

  如今过得最艰难的,反而是这几年热起来的“事业粉”,好像什么都做了,但好像做什么都没用。古力娜扎的影迷在博客虔诚祈祷,许愿用一个星期不喝奶茶换娜扎进组,最终也只是收获正主一句“别许了,我不配您粉”的回复。

  黄金时代变了。一方面,繁杂的社交网络从表面上拉进了影迷和偶像的距离,也给了许多影迷额外的幻想,和许多“偶像”额外的压力。

  但另一方面,黄金时代也许不像一部分人想象中那样变化。大型塌房事件接连出现后,明星在公共舆论中的地位早已经大不如前,现在舆论场上都在号召影迷“站起来追星”。这么看来,佛系一点也没什么不好,毕竟就算明星发展再好,钱也是进了她们的口袋,就连影迷上网花的流量钱,都不会有人来买单。

  至于二不二搭的,也随缘就好,说不定哪天,我们嗑的CP就成真了呢。

  • 友情鏈接:
  •    
  • XM外匯平臺 XM外匯 XM外匯官網 XM外匯開戶教程 XM外匯贈金
  • 法律:XM Global Limited由伯利茲金融服務委員會(FSC)授權與監管,牌照號:000261/158